粤浙8家中小行三季度财务数据透视:资产减值大幅增长 金融投资类资产“虚胖”

2019-11-04 14:12:46 来源:上海证券报
加入收藏 复制链接
摘要说明:身处民营经济、小微企业重镇,广东和浙江两地的中小银行相比全国性银行更能勾勒出当地经济晴雨。上证报获取并汇总来自粤浙两地8家中小银行...
  身处民营经济、小微企业重镇,广东和浙江两地的中小银行相比全国性银行更能勾勒出当地经济“晴雨”。

上证报获取并汇总来自粤浙两地8家中小银行的三季度财务数据,发现两地多家中小行在今年大幅上调了资产减值损失,或是因为企业信用风险加大、启用新的金融会计准则、不良认定趋严等因素的叠加作用。另外,广东地区中小行金融投资类资产占比仍处于高位,“脱虚向实”仍需持续发力。

5家银行资产减值损失大增

8家银行中(均为集团口径),除温州银行未披露相关数据,两家银行一家减值损失下降、一家转回为利润,其余5家银行——深圳农商行、东莞农商行、华兴银行、台州银行、泰隆银行的资产减值损失均大幅上涨。

身处浙江的泰隆银行,在三季度末资产减值损失为7.52亿元,较去年同期的3.9亿元大幅增长92.8%。多家银行的资产减值损失自去年9月末以来出现了飙升情况,且涨幅较大,多在九成以上。

此外,浙江台州银行和广东华兴银行,资产减值损失分别在四成左右,其中台州银行同比增长39.63%,华兴银行增长45.74%。

上述银行均处经济发达地区,民营经济众多、小微企业活跃。至于减值损失加大的原因,多位分析师认为:一是主动强化信用风险管理,在业绩尚好时加大计提拨备,抵御未来可能出现的资产恶化情况,平滑业绩波动;二是各地监管部门对不良认定趋严,将逾期90天以上全纳入不良,使得资产减值损失飙升;三是新金融工具准则实施,扩大了其他金融资产减值准备计提范围。

值得注意的是,中山农商行和佛山农商行两家银行却逆势下调了资产减值损失。其中,佛山农商行的资产减值损失由2018年三季度末的6.55亿元,骤降至今年三季度末的负2941.66万元。

“负数的意思就是转回为利润。这个可以理解,比如核销的贷款又收回来了。但是这种情况还是相当罕见,因为就算收回贷款或计提回拨,减值损失应该只是减少,很难为负。”一名农商行高管告诉记者。

另外一名分析师说,资产减值损失期末为负数的情况,一般是由于前期计提多了。“资产减值损失是损益科目,期末是要转为本年利润的。资产减值损失一经确认,一般来说不得转回。但对以摊余成本计量的金融资产确认减值损失后,如有客观证据表明该金融资产价值已恢复,原确认的减值损失应当予以转回,记入当期损益。”

扩表仍依赖金融市场业务

依靠投资类资产驱动资产规模扩张,是近年来区域中小银行普遍做法,也是其利润来源的主要方式之一,不少以城商行金融投资类资产与贷款类资产几乎平分秋色。

观察广东、浙江两地具有代表性的区域银行可以发现,其金融投资类资产仍然“虚胖”,占比仍较高,不弱于贷款资产占比,这就造成其资产规模和利润来源高度依赖金融投资业务。

记者统计这几家银行披露的“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当期损益的金融资产”“持有至到期投资”“可供出售金融资产”“买入返售”“应收款项类投资”等金融投资类资产数据发现,虽然整体金融资产占比有所微缩,但个别银行截至三季度末的金融资产占比仍有所提升。

样本中选取的5家广东地区银行中,深圳农商行、东莞农商行、广东华兴银行、中山农商行这4家农商行截至今年9月末的金融投资类资产占据总资产的比重并不低,仍在30%至50%区间。

东莞农商行的金融投资类资产占比甚至超过了贷款类资产,9月末高达43.58%;另外,深圳农商行、中山农商行截至9月末的金融投资类资产占比分别为34.23%、33.87%,同比较年初均略有上升。

“脱虚向实”是监管趋严下当地区域银行应该发力的方向。佛山农商行资产结构调整较为积极,金融投资类资产占比由年初的26.17%,已大幅下降至11.60%。

与广东地区不同,浙江地区两家小微特色城商行明显资产结构较为健康。泰隆银行和台州银行的金融投资类资产占比均在二成左右,而贷款类资产的占比在六成以上。

关闭